卢梭对人类不平等起源的论述及其意义
Tert-Butyllithium

如同《论科学与艺术》,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也是为第戎科学院的有奖征文之作。这篇文章没有获奖,正如卢梭在写完以后也已料到“学院不是为了这样的文章设置奖金的”,但是这本不到100页的小册子却是卢梭整个思想体系的核心,并且产生了无比深远的意义。

与其他哲学家不同,卢梭始终站在相对更底层的平民角度出发。“始终拒绝与现存政权作哪怕是表面上的妥协”。这就是《论科学与艺术》中惊世骇俗观点的来源。卢梭并不否认科学与艺术的价值,但是他认为科学与艺术的普及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,最根本的便是平等。这个观点在《论科学与艺术》中是隐含的,但是在《论人类的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中则系统论述了这一观点。

论文结构

论文分为两个部分,第一个部分是“自然状态”。但是这种自然状态与霍布斯等人谈论的不同,卢梭所描述的是一种“前社会状态”,即每个人都是孤独的,每个人都自给自足,而不需要与人(除满足生理需求的繁衍以外的)交流。这样的动物生活才是卢梭认为的“自然状态”。

第二个部分则是描述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发展历程,大约是从原始社会开始,逐渐形成家庭和最开始的不平等,随着农业生产力的发展,不平等不断加剧,最后形成专制统治。此时,人们彻底地失去了平等。

自然状态

第戎科学院当时征文的完整题目是“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什么?它是否为自然法所许可?”。卢梭认为这题目的后一半是一个伪命题,因为“自然法”的定义尚不清楚。在古人,如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和斯多葛学派眼中,世界上存在一种最基本的,自然而永恒的和最高的法,即自然法。但是卢梭认为,以前的哲学家们都把自然状态的人看成是哲学家(或者说,把他们自己扔到自然状态中),但是实际上的自然状态甚至不具有社会,“自然人”也不拥有理智,因此并没有一个法律用来约束自然状态的人。

卢梭则认为自然状态下的人尽管体态和现代人相近,但是内在却完全不同,自然状态下的人就像是动物,依照生物本能生活,不会思考也没有理智。列奥·施特劳斯说,“自然状态的人是次人(subhuman),或者说前人(pre-human)。人在漫长的过程中获得了他的人性或理性……人的人性不是出于自然而是出于历史”。卢梭认为,文明社会中的人的许多特征,乃至于被称之为“人性”的思考和理智,都不是与生俱来而是随着社会和文明的发展逐渐形成的。卢梭对自然状态下的研究实际上采用了人类学的方法,他也被列维-斯特劳斯评价为“人类学的奠基人”。

卢梭笔下的自然人有一些重要的特征,首先他们都是生活在“前社会”的,因此每个人都是孤独的,而不需要与其他人交流;其次他们都是无知的,因为不需要思考也没有能力思考,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依赖动物本能而生活;最后他们也不是动物,因为他们有“自我完善”的能力,即借助于环境的力量开发人天生不具有的能力,这种能力正是“一切不幸的根源”。但是关于“自我完善”这一点,卢梭并没有做进一步的论述,如果他指的是学习天生不具有的能力,那么实际上这也是动物(甚至是现代的人工智能)所拥有的,并不能作为人类的特性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书后的注解十中,卢梭提出了一个猜想:那些被认为是动物的类人有可能正是真正的野蛮人,即生活在自然状态下的人。这个激进的(让我们一眼看出这来自进化论的观点)猜想没有出现在正文而是出现在卢梭声称“不会妨碍对本文的理解”的附注中,这说明卢梭并不希望这个论点被一般的读者所见,这种精神是和《论科学与艺术》一致的,即认为科学损害和腐蚀人民。他希望这部分内容只被少数适合研究科学的人所见。但是卢梭对于自然状态下的人的猜想实际上是基于此——即那些被认为是怪物的类人动物。

随后卢梭提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:语言是如何产生的?这一问题的产生就显示出卢梭与霍布斯等哲学家的不同,在霍布斯看来,自然状态下的人就已经有了语言,好像距离社会的形成只差临门一脚。而卢梭则指出,霍布斯往前追溯的时间还不够,霍布斯错误地将人类从社会中产生的,即语言能力,赋予了自然人。对于语言的产生,卢梭既不接受基督教的解释——人的说话能力是造物主的恩赐,也不接受亚里士多德的观点——说话对于人是自然的,人类是永恒而一成不变的。卢梭认为语言能力和社会是紧密相关的,并且用逻辑论证了这一观点:前社会的动物并不需要语言,语言也无法脱离社会存在。

从这里的论证我们已经可以隐约看出进化论的思想:物竞天择,自然选择,生存进化。但是卢梭并没有对此做任何进一步的论述,在注解三中,卢梭并不认同“人天然是四足动物”,但是论据却是对现代人的解剖发现。这种论据和他之前提出的观点存在矛盾:如果自然人和现代人的生理特征完全相同,那么注解十中提到的类人是与现代的人类如此不同,又怎么能把他们当是自然人呢?这可能是卢梭论证的薄弱点,也有可能是卢梭不愿意公开地与基督教观点相违背。但是在今天进化论已经成为一种科学事实,我们就可以更好地理解卢梭的论证:语言本身不天然也不必要,更不能帮助前社会的自然人建立生存和竞争优势,那么语言自然也是不存在的。

接着是关于伦理学的讨论。卢梭认为,用当代社会中使用的“善”和“恶”来描述自然人是不恰当的。“因为人与人之间及没有任何伦理方面的联系,也没有明确的义务”。但是众所周知卢梭认为是人性本善的,因此,在霍布斯提出的自我保全的基础之外,卢梭认为自然人还有一种本性,即怜悯。卢梭也不认同霍布斯在自保的基础之上所做的推论:自然人没有任何善的概念,因此必定就邪恶,他作恶是因为不知道美德,于是拒绝向同类提供帮助。卢梭采用了相反的论证:自然人也同样没有恶的概念,并且他的欲望并不会超过他的需求,如果为恶反而需要警惕随时可能的报复。此外人类还有天然的一种美德,即怜悯。这种美德会使得自然人抑制自己的自爱,或者说自保心理,产生最原始的利他行为。

最后,卢梭通过自然状态的各种描述,得到了结论:即在自然状态下的人是平等而自由的。如果接受了卢梭对自然状态的推理,那么这个结论是非常显然的。尽管人与人之间存在生理上的区别,但是每个人都不需要与其他人更多的交流。就连爱情也是一种纯粹生理的需要,“他们对带有伦理色彩的‘偏爱’一无所知”。他们也不会为恶而去损害他人的自由,因此每个人的自由都是完整的。简而言之,对于依靠本能生活而不产生更多思考的孤独的动物而而言,任何不能给它带来生存竞争优势的能力都是没有必要的。

文明社会

相比较第一部分对自然状态的大量描述,第二部分对社会进程的叙述则更直接和不加论述。卢梭省略了人类是如何摆脱自然状态建立社会的,他寄希望于某次灾难或者意外,使得人们不得不抛弃以前独居的方式。有学者认为这里的论证比较薄弱,但是好像这样的描述更符合现代科学的发现。当然,直到的科学今天人类社会的构建仍然存在许多模糊,但是我们知道人类历史上确实经历过环境巨变和几次大规模的迁徙,这种迁徙也许正是形成社会的必要性——那些没有形成(更高级的)社会的人类,比如尼安德特人,则逐渐灭亡。

无论如何,进入社会以后,不平等就已经开始了。但是“平等”不会是任何一个生物群体进化的需要。形成社会的好处无疑是巨大的,居有定所,又发明了许多方便的工具。一旦人们的交往的越来越广泛,虚荣、鄙视、羞耻心和羡慕之情就开始产生;“一旦人们开始互相评价,并在头脑中形成了尊重的概念”,于是自尊开始取代自爱,不平等就此产生。卢梭认为这个时代是人类最好的时代,尽管不平等正在萌芽,但是这种不平等并没有影响到经济基础,自然因素仍然占据主导地位。

但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,比如卢梭指出的谷物和铁具的出现,人们的劳动开始分化,那些种植者就在事实上占据了他种植的土地,成为了事实上的私有财产。不平等终于开始动摇经济基础,人类社会就充满了冲突和掠夺。这是富人们为了他们的利益,他们声称要用法律和刑法来维持社会稳定,恢复社会秩序,但这是“虚假的社会契约”,它维护了富人的利益,给穷人更严重的负担。于是国家不过是一场骗局,它允许富人“合法”地利用穷人的力量来反对穷人,保护富人的财产。

到此为止,“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”就已经完成论述了。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:怎么建立一种政体尽可能避免这种不平等?在本书中卢梭没有阐述这个话题,但以后卢梭的作品,无论是《社会契约论》还是《爱弥儿》,都可以说是对这一问题的回应。

卢梭的影响

艾伦·布鲁姆精辟地评价道:

卢梭的身影无处不在……他虽然没有产生一个自己的“主义”,但他确实提供了真正的现代性的观点。他对更高的、非物质的道德的关注,是康德唯心主义的基础。他对现代经济学的批判和对私有财产的合法性的质疑,是社会主义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源。他对人的本源而非目的的强调,使人类学成为一门核心学科。而从自然状态走向市民社会的历史运动,对人的本质来说,似乎比人的本性更重要,这是历史主义的观点。他提出社会化过程给人类本性造成的创伤,这成为以弗洛伊德所代表的心理学的新流派。他对美丽的浪漫爱情、对现代社会与崇高和纯洁的精神相容性的怀疑,使为艺术而艺术的崇拜和波西米亚生活有了理由……这些内容和更多意蕴从卢梭的文字流淌出来。他不仅拥有一种无与伦比的知识分子的清晰头脑,同时又拥有一种激动人心的雄辩修辞。

就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而言,是卢梭整个思想体系最关键的一部分。本书的核心观点,即文明社会使人堕落,是《论科学与艺术》隐含意思的表达。同时也是对人类历史的批判,而对于人类社会的将来的论述,卢梭放在了《社会契约论》和《爱弥儿》。可以说,如果想要读懂卢梭,那么就必须读懂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

18世纪最重要的几件事情,至少有两件与卢梭有关。一是启蒙运动,卢梭在表面上看是反启蒙运动的,他好像是在质疑科学、反对社会和文明,又始终无法拒斥宗教信仰。但另一方面他又论证了当时等级和权威体系的不可靠,并且在事实上反对教会,坚持国家权威应该来源于公意,这就使得他成为启蒙运动中的核心人物。二是法国大革命,卢梭对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无需赘言,《人权宣言》第一条就写道“人们生来享有而且始终享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利,社会差别只能以公共利益为基础”。

卢梭创造性地将道德与“自然”分割,道德律作为自由的法则,以意志的普遍性为基础而不再诉诸于自然本性,这个工作最终是由康德完成。列奥·施特劳斯把卢梭的工作作为现代性的第二次浪潮,其原因就在于卢梭带领人类进一步脱离了自然,或者说脱离了向自然状态的追溯。

除此之外的影响则是更加潜在的,每个人都能在卢梭的文字中看到不同的东西,正如我自己在阅读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中就能看到人类学、进化论,以及马克思主义。康德写道“卢梭是另一个牛顿。牛顿完成了外界自然的科学,卢梭完成了人的内在宇宙的科学,正如牛顿揭示了外在世界的秩序与规律一样,卢梭则发现了人的内在本性。”这句话可能非常精炼地概括了卢梭的影响。

参考文献

  1. 卢梭,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,高煜译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9年
  2. 列奥·施特劳斯,《现代性的三次浪潮》,郝苑译,外国哲学(第29辑),2015:14
  3. 普拉特纳等,《卢梭的自然状态》,尚新建、余灵灵译,华夏出版社,2008年
  4. 尼古拉斯·登特,《卢梭》,戴木矛译,华夏出版社,2019年

本文是2020年春季学期“西方哲学导论”的课程作业,要不然谁会闲得蛋疼写这种东西,以此纪念这个特殊的年份。